史上最嚴格的電動車政策震動了整個電動車行業,品牌方、經銷商、市民三方都進入了適應階段,有人抱有僥幸心理希望政策可以改動,有人積極改變適應政策但卻又不知如何下手。新國標實施的第九天,“三方焦慮”仍在不斷擴散。

到底超標車還能不能上牌上路,3C認證到底需要什么資格,企業如何獲得電摩資質,經銷商的庫存如何處理,未來如何選擇,市民又將跟隨誰的腳步……這些問題依然在困惑著人們,未來的太多變數使人無所適從。

品牌方

新國標的實施,使電動車行業重新洗牌。很多品牌仍然在爭取獲得電摩資質,很多經銷商把電摩資質當做是品牌企業實力的衡量標準之一,獲得電摩資質意味著企業實力還是值得信賴的。大品牌愛瑪、雅迪等都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了電摩資質,這一點就值得讓經銷商放心。


新國標實施第9天,“三方焦慮”仍在擴散



另外,企業對于3C證書的獲取也需要等待,且不論新國標是不是“一刀切”,任何政策的下達執行落地都需要各個部門的配合,檢測部門也需要一個內部的對于新政策的消化磨合期。對于每一項的檢測都需要時間,等到日后檢測的標準模式基本成型,3C證書的獲取時間也必將大大減少。這段日子不僅僅是品牌方的過渡期,也是有關部門的過渡期。

經銷商

經銷商的積壓存貨始終是壓在經銷商身上的一座大山。剛剛有新聞報道廠家可能會對于存貨進行回收處理,但這件事明顯還沒有普及,廠家也還沒有大規模的通知與行動,經銷商至今仍需要自行處理存貨


新國標實施第9天,“三方焦慮”仍在擴散



各地的超標車延期上牌也是經銷商清理存貨的一根救命稻草,但后續的問題依然無法對消費者保證。新國標實施后,所有配件都必須通過3C驗證,超標車的配件已無法售賣,超標車的售后成為了一個大難題。消費者對于無法擁有售后服務的超標車,也只敢抱著觀望的態度。經銷商的救命稻草,被壓彎了。

庫存未處理,新國標時代的可靠品牌方還未可確定,經銷商陷入了“無車可賣”的窘境,舊貨未清,新貨未入使得經銷商連自身的正常盈利都無法維持。

市民

擁有超標車的市民到底要不要換車?新國標車平均比超標車貴300-800元,加上保險、駕照等費用基本要比超標車貴兩千塊。市民們之前買電動車大多看中了電動車的性價比高,但如今未成定局的現狀、抓摸不透的情形,都讓市民們不敢下手。另一方面,上牌、保險、考駕照等一系列流程,市民們未必能弄明白具體操作,而且所浪費的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也成為市民們拖延的借口。


新國標實施第9天,“三方焦慮”仍在擴散



社會的亂象導致新政策的出臺,新政策的出臺倒逼著整個電動車行業的改進。但行業目前的窘境也必然會讓更多政策實施細則出臺,度過了混亂的過渡期,電動車行業不會衰退而會到達另一個高度,畢竟新能源車已經是大勢所趨!

 



轉載請注明來源:http://www.xwejwa.shop/html/201904/67734.html